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御寒

来者皆是缘,朋友,请让我为您燃起一盏心灯。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云雾山下——中国苗岭贡茶之乡的一名普通教师,爱好文学,尤其喜爱写散文以抒发情感,现已出版散文集《凤凰栖居的地方》。以三十年心血创办校园文学刊物《云雾山》,欢迎有这方面爱好的朋友投稿和交流。现为z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杂文学会理事、中国青年作家协会会员、黔南州作家协会理事、贵定县作家协会副主席。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云雾湖之思  

2017-03-31 13:54: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流水人生,转瞬即逝。不经意间,当我们还没来得及对一年到头的工作回望反思的时候,猴年的日历哗哗地就翻了个通头;尔后又在不知不觉中将我们的脚步悄然迈向明媚之春的轰轰烈烈。

正月十五那天,碧空万里,太阳露出了那张难得暖洋洋的笑脸,洁白的朵朵白云则怡然自得的慢慢游弋其间。这样的天,气候自然是爽爽的,很是有风和日丽的味道。仿佛我感觉到,春天的脚步早早地来到了我们苗岭茶[A1] 的小镇。每个人的心情不由得又添了好几分的愉悦。就连闷了一冬的小鸟,也喜不自禁速速的从巢里飞将出来,顾不得儿女情长,只一边叽叽喳喳的梳理自己的羽毛,一边尽情的享受这难得的春光。

我正在厨房埋头精雕细琢,精心准备元宵之夜晚餐的丰盛食材。

这时,爱人颇有兴致的从外面进来说,“蓉蓉他们觉得今天这样的好天气不出去游一游太可惜了,想去云雾湖呢”。

是啊,我们实在没有理由随便就负了这大好春光。

看看时间,的确还早。就让怡龙驾车,带上爱犬豆豆,一家子欢天喜地向云雾湖奔去。

说起来,因为各种缘由,我可是很有些日子不曾到云雾湖走动了。待走近一瞧,才发现因为政府的开发而变化得让我似乎是有些陌生,不识庐山了。

距离湖畔两三百米远的坡头上,修建了一群新的楼房,据说是省茶校的新址。校内却是极其冷清,毫无生气,就连平常时候也未曾见有过老师学生进出。无语,我仿佛看到的是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受伤后留下的一串串累累疤痕,我的心绪便乱得木然。极好的山景,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倒是绕湖新修的一条柏油路靓丽的在山间蜿蜒盘旋,路上三三两两的小车、农用车、摩托车、行人来来去去的,惬意的指点着一路的景致。凡尘的喧嚣,使云雾湖失去了它曾经美到极致的宁静。

在布满苍松翠柏的山间,新栽的红豆杉、紫荆花树一字排开点缀着环湖公路。湖畔的山林依然茂密,倘若走进去,会让人觉得有一种置身原始森林的意味。老树林里偶或会有几只山雀在林间急速的穿梭追逐,几分旁若无人,几分警觉。有时,一阵风吹过,山林会发出阵阵隆隆的涛声,我觉着心里似有些许澎湃。

湖面静静地,这个时候还没人有足够的勇气去试水,故而只偶尔湛蓝的湖水在一阵清风吹过才会泛起涟漪,激起一些飞鸟、鱼群的兴趣。

眺眼望去,一些受阳光雨露关怀滋润的山坡上,则是一行行一垄垄如天梯般的大茶园,无以数计满坑满谷苍翠欲滴的茶树纵横有序的织就成一张张巨大的绿毯。仿佛上苍的眷顾,这些绿色的精灵带给了一方茶农茶商们一桶桶耀眼的金。

走在这条据说是新建的国际自行车赛道的柏油路上,瞅着静静地湖面,吟听山风以树木为琴弹奏起的支支圆舞曲。我的心不禁泛起阵阵的波澜,一幕幕地打开尘封的记忆碎片。因为时间久远,一些时间的胶片已经感染病毒而毁损,以至于过去的故事无论多么的精彩万分,也仅仅是形成一个个不很连贯的片段而已。尽管如此,和我一样,那些曾经饱经风霜、经历过惊心动魄现场的老年人,现如今一旦想起半过多世纪前这里曾经是打响人类战胜大自然、人定胜天的辉煌“战场”时,就唏嘘不已。特别是提及到一个修建云雾湖的关键人物时,人们更是津津乐道,尽管现在的年轻人听起来好似传说一般。

2

自古以来,云雾方圆数十里的水稻等农作物产量并不高,原因是这片幽静而神奇的土地上,虽然出产令世人翘首称许的皇家贡茶、贡马等方物,却缺少一条河流来浇灌田园。偌大的万亩稻田,其水源十之七八是望天水。从云雾山南麓流淌而来的五条小溪流虽然终年不断,但是于云雾万顷大坝来说,毕竟杯水车薪。为了解决这道难题,人民政府于一九五六年拨出专项资金,派来管理、技术人员,又向四面八方调来数千人的民工,在云雾山下的五道河摆开了战场。在浩浩荡荡的大军面前,一切神妖从此远遁,继而群山沸腾。

一个人也因此进入人们的视线。二十六岁的他,一米六的个儿,敦敦实实的,面色黝黑,两眼光泽四溢,炯炯有神,让人一看就有一种传统农民的果敢刚毅与聪慧。在老家,他种田是好手,还专事农会主席,尽管风里来雨里去,依然不亦乐乎。组织需要安排他来这深山僻静的地方当工程指挥长,每天他像一阵风不知疲倦似的在工地来来去去的奔忙,仿佛有无穷尽的事在等着他去处理。他的生命充满青春活力,说话声音洪亮,走路健步如飞。故而作为这个水利工程的指挥长,几千号人的管理者,他的身影势必会随时出现在范围内的每一个角落。

无论是凌冽的天气,还是和风佛面的晴空丽日,他站着,就像一棵山顶历经雨雪风霜不屈的劲松。偶尔他也坐在坡头面向家乡的青石上,燃起一只“合作”香烟,默默地凝望着山下的溪流,广袤的田野。想着不到两年,这里将是一片蓝莹莹的水域,哗哗地流向云雾大坝的田间地头,浇灌饥渴的庄稼。人们将迎来云雾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秋日金谷灿灿的旖旎景象,国家惠及万民的大业将变为现实。这时,他不由得笑容满面,心喜不已。

休息时,他常常往民工堆里凑,了解其伙食情况,能不能吃得饱,油水足不足,衣服带够了没有;探望是不是有人病了或是伤了,看过医生了没有。

夜深了,他又提上马灯,轻脚轻手的往工程师、技术员住处钻,看看他们是否休息得好。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会工作还要会休息,你们可千万不能倒啊;你们是整个水库的梁呢,如果你们倒了,水库就瘫了。

有时候,他急眼了,也会跺脚骂娘:看看,看看,你们搞的哪样鬼伙食,涝汤寡水的,月亮都照得见,哪个吃得饱嘛!

你们当医生的,心是铁做的?搞快点嘛!你看他都痛得快哭起来了。

你几个鬼打的,还有闲心躲在这里打牌,快出工去!老百姓正眼睁睁的等着我们这五道河的水去栽秧打田呢。小心我揪耳朵。

有次情急之下,他甚至不惜拔枪了。

工程进行到了一半,水库的大坝---玉皇道已经成型,急需抢时间加固,否则一旦遇大雨汇集的洪水涌来,不但前功尽弃,而且后果将不堪设想。

所有的担心都不无道理。果然在一天夜里,大雨倾盆而下,新修的大坝危在旦夕。

抢险!抢险!抢险!

这时候工地上的人早没有了秩序,纷纷扔下工具欲四处奔逃。望着如此乱象,指挥部的人一脸的愁容,完了,完了。

雷声交加的雨夜,慌乱得让人心里直打鼓,仿佛潘多拉的魔盒要有意识的专在这里打开。

“砰、砰”两声枪响,似如两炸惊雷划破苍穹。

人们停下了奔逃的脚步。

鸣枪后,他跃上大坝,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喊:大家都不要跑!如果坝垮了,要有不计其数的人家遭殃啊!你们,我们都是千古罪人。如果把大坝保住了,山下的人、房屋、庄稼就保住了,那么我们就是国家、人民的功臣。大家跟我一起干,大水来了先冲我。

说完就飞身跳进水里。在他之后,一个两个,十个二十个………抢险的队伍不断扩大。

这是正能量,也是凝聚力。

那一夜,没有逃兵。没过多久,夜雨也知趣地停息了。

时隔多年后,云雾的诸多老百姓还绘声绘色地向儿孙们摆这个龙门阵,没有彭政委、彭老总,五道河就完蛋了。

3

许多年过去后,他受命到贵阳师范学院任人事科长及中文、外语系党支部书记。之后他还参加过一段时间湘黔铁路的修建工作。

虽是担当领导职务,他更感觉到的是水平与知识的严重欠缺。参加工作时,他的文凭就是一个高小毕业生。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缺陷所在。于是在工作之余,他最多的时间是在学习上。他常常手里捏一个笔记本,遇见老师就恭敬的请教自己早已想好的问题,然后工工整整的记在本子上。三年下来,床下的木箱便被学习笔记、工作日记塞得满满的。其后不但预决算一般的土木工程、撰写农业生产方面的材料没有问题,写报告做总结更是易如反掌的事,最成就的是考虑问题不再肤浅,有了深度,视野更开阔了许多。

终究是根在农村,面对都市里的一切,他总是感觉严重的水土不服。每晚一躺在床上,脑际间总是反复地浮现出自己在农村工作的人和事,如果维持现状,那份对家乡的亲切就成了深藏心底的记忆。

对家乡的万般眷恋幻化成了无尽的相思。

最后还是选择逃离了让他颇不自在的都市,回到了得心应手、如鱼得水的乡镇。

又过去了些年,他迈向了中老年的行列,也成了地方党政工作的“行家里手”,精神气倍儿足。对待工作、生活已趋于成熟干练,看问题亦更加远而透彻。

说来也怪,他到村寨去做群众工作,还真是不费多少劲。老老少少的见了他,那份火一般的热情,就好似见了许久不曾谋面的伙计、亲家、亲人那般。关键是,在他严肃工作的背后常怀一颗慈悲之心。

他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颇让人思量:“工作呀,你得让它快乐起来,凡是往好处想,你看见的每一根草每一块石头都是美丽的。”

4

一九七六年秋,随着“四人帮”被粉碎,我们的国家终于走出了恐怖的阴霾与动荡,不但万象巨变百废待兴,更是将迎来改革开放祖国复兴的春天。按理说,他的工作应是如日中天,硕果累累。熟料他性格正直刚烈敢说敢当,眼里揉不进半粒沙子,做每一件事都要不差毫厘,而且还要从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出发,时时不忘党性原则。这样一来,他就成了一些专走暗道之徒的障碍,刺痛其神经的眼中钉肉中刺,不除不快。

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在我们这个五色杂陈的社会里,各色人等一应俱全。其中就有一种人,极嗜专营投机,并用无量倍的放大镜去寻找他人可以莫须有安上罪名的东西,然后恶毒的侵蚀其肌体、精神,随之毫不犹豫踩在其肩膀上往理想的目标爬。这是一个群体,因臭味相投而组成庞大网络,其分工明确、各司其职、组织严密。俗语曰,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无论是谁,一旦被这个组织挂上号,便有百分之百的概率要大难临头。

就这样,他成了这个网络组织投入很大成本的重点目标。于是在县里一个重要人物的谋划、指挥、授意下,组织中上上下下的成员纷纷为了将他拿下而扮演了各类角色粉墨登场。做详细长远的计划、挖坑设套、分析过程、总结经验反思不足………黑材料准备得充分十足,进而开展围猎行动。自然这里面还有一些墙头草在有意或是无奈地帮衬的成分。

在这个组织强大的攻势下,他无疑弱势得可悲,而毫无悬念的中枪倒下。

之后,伴随他的是无休止的问话、交代。一份份交代材料送去,一一石沉大海。在这其中,受到无辜牵连的群众竟达百余人,有的人被折磨的死去活来,随时都想自杀。一时间,专案组的办公地时常传出声声哀嚎,让人听之万分恐惧。最后看在他笔下的材料里实在找不到所需要的东西,干脆罗列几项罪名将这块硬骨头收进狱中。

他的确是硬骨头,尽管受尽磨难刑讯逼供,始终从不认为自己有罪,哪怕是在专案组召开的万人批斗大会上依然大声喊冤。同时也让那些人加大了对他无情的摧残力度。

随之苦难的日子,似如崩塌的岩石般击打着他和他的妻子儿女。

黑暗、饥饿、屈辱、欺凌、悲泪,伴随着日复一日的恐惧,妻子隐忍着撕裂心灵的不安照看着自己六个还没怎么看透社会的儿女,祈盼天明。

在暗无天日的时间里,做了知青的儿女不敢有丝毫的奢求,紧紧地埋头在田间地头默默地出工,还是学生的娃们整天绷紧着脆弱的神经,上学放学则极尽思维想法避开落井下石同学的羞辱、谩骂、击打,上课时还要面临个别老师无知的羞辱。

反抗吗?可不是黑势力的对手,远远不是。

时间一长,孩子们都在想,爸爸怎么还不回来啊!不谙世事的二女儿想爸爸了,怕爸爸在牢房里面饿。然后悄悄地拿了两个小拳头大的地萝卜,绕开有些松懈的看守,进到爸爸的牢房,递给爸爸小萝卜,还没来得急说上两句话,就泪眼婆娑的急忙跑开了。

后来,这事也成了他与外界串通的罪责,最终因逻辑荒谬之极而放弃。

狱中的他,犹如苍山之巅迎风傲雪的劲松一般,坚持一个信念,头顶的这片天终归还属于共产党,属于人民。多强大的黑势力可以摧毁一个人的生命,却不能剥夺他一生为之奋斗的信仰以及为人民服务的权利。

三年时光是漫长的,却让他对人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价值观的走向也更加宽阔。更多的是对出狱后继续开展农村工作的思考、新探索。

重见天日之时,他平静的安抚家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时间的流逝,让他感慨自己的工作大大的滞后了。

他风趣的说:“这三年,又认了一个老师,苦难。”

他内心入洗,只字不提把他往死里整的人。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心里永远装着的,除了群众,便是人间难得的宽容、大度。他以常人难有的心态宽恕了过去的不公正,放下了曾经滴血的伤害,于是获得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快乐。

后来,那位重要人物精心营造的地狱破灭后调往外地。离开的时候,县城的百姓相约着买花圈放鞭炮送至县政府大门前。

5

恢复自由、重新工作后,州委组织部部长来找他谈话,希望他能出任C县的县委书记。

他即坦荡的说:“我最大的特点就是接触群众深入群众。假如到了那里,我的第一件事必然是走下去,了解群众的方方面面。和群众打成一片后,开展的工作势必事半功倍。熟悉那里的环境,没有个三两年是不行的。我亦是知天命的人,到那个时候我离退休就不远了,工作效率不会好到哪里去。我想,倒还不如哪里跌倒哪里起来。”

于是乎,云雾的山山水水村村寨寨又见了到他忙碌奔波的身影。

在云雾山间鸟王村的茶园里,他和茶农、农艺师、制茶专家探讨、交心,心里在默默地勾画着一个茶乡长远发展的宏伟蓝图,如何将这精灵般的千年贡茶品牌打出去,致富万千百姓,是他沉思已久的夙愿。

镇上村里道路淋漓,影响人们生活、出行,他即背上有“为人民服务”字样的挎包东奔西走的游说,从有关部门协商来资金铺设道路。

早在一九七二年,他就为解决云雾老百姓的生活用电费尽心思。每天亲自带领一大帮肯吃苦耐劳的年轻人在铁厂甘塘的深山峡谷地带,利用有限的水资源,风里雨里、流血流汗不流泪的苦干一年时间,建成了一个名为前进的小型水电站。虽然不甚理想,但也让千余户人家告别了煤油灯,让人们看到了光明的前程。在农村来说,这样的工程堪称大手笔。

时至一九九0年,他光荣退休。退休后,他见周边很多农民还在科学种田的边缘徘徊,不相信杂交水稻能增产。便索性租来几亩薄田,日日以庄稼汉的状态去精心的耕耘,秋收时,果然是丰收。那些种了几十年庄稼的老把式都不得不佩服的说:

“老彭公,服了。”

之后,他又盯上了群众的娱乐文化生活。自从有了电视机,因云雾远离县城,人们都是用自制的天线寻找遥远方向发射台的信号来收看电视,效果可想而知。顾不上年事已高带病在身,他又背着他的黄挎包出发了。一次又一次的申报、坚持,终于申请到相关部门的批准后,经过精打细算,不断的比对、考察、论证,找来一支信誉好的工程队。他亲自带着工程队夜以继日的将闭路电视安装进每家每户,从此结束云雾街上乱麻般房上天线电视的历史。

云雾是个小世界,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各个阶层各个行业人群的各种事务也相应的纷至沓来。同事之间、干群之间、村民之间、邻里之间、路人之间甚至家庭成员之间都无时不会发生一些大大小小的纠纷,严重的还会上法庭打官司对簿公堂。这时候,就会有一些相对弱势绝对信任他的农村人来请他帮忙代理官司。他呢,从不收人一分钱,只尽心尽力依法说理的去为之写诉状、代理其官司,维护其合法权益。

如此二、三十场官司下来,十之八九都会给相求的人一个满意的答复。这样一来,他又被地方法院慧眼识珠的盯上了,三顾茅庐请他出任人民陪审员。

至此他更注重法律知识的深化与文化修养的提高。他频繁地接到法庭的陪审通知,又不厌其烦地认真尽职的做好这一工作。

晚年之时,他时常遥望生机勃勃的云雾山,绿树浓荫的古城堡九龙营,时不时的约上邻居邓公、老同事赵公到云雾湖去转一转,看看碧波荡漾鱼儿畅游的美妙景象;走一走当年走过的山路,看看自己当年留下的足迹。路边的草木还是那么纯正的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小溪流里井里的泉水依然是那么的香醇、甘甜。相识不相识的农人们依旧是那么的憨厚、淳朴。夜晚时分,他站在家门前,若有所思地仰望繁星点点的苍穹。仿佛在想,那里就是自己的归宿。他应该要留点什么在人间,才不会有遗憾。

事实上,近半个世纪来,他留给人们的东西已经够多了,其精神财富堪为人们用之不竭取之不尽的生命源泉。晚年的他,不变初衷地绽放着一朵绚丽的花,一朵追求真理快乐生活的幸福之花。

他拿起笔,开始总结自己走过的人生轨迹,回眸过去历历在目的点点滴滴。他想起了解放初期自己参与的剿匪工作,于是一篇《匪首梁仲培父子被歼记》顺利出炉。继而又一幕幕地回忆起为解放贵定,巩固人民政权而在云雾龙高乡牺牲的人民解放军三烈士,于是又一篇《烈士英名千古传》面世。后来,这两篇史实性很强的文稿被同时收录进县政协编辑的《贵定文史资料选辑》(六)与贵定县委宣传部、史志办编辑的《峥嵘岁月》二书中。其间,他还应邀为县史志办一丝不苟的校点厚达四百余页的《贵定县水利志》。

6

往往有时候一些事突然袭来,会让人措手不及而束手无策。幸福的事如此,悲伤的事亦更是这般不可商量。上天无疑神圣,却无常无灵魂,无思维无厘头地不可捉摸,于人类完全任由按照自然轮回的规律周而复始。于是乎,天公又无情的闭上了那臃肿不堪的双眼,任由好人彭公早早的迈向天国。

一九九六年四月三十日,是个凄风苦雨的日子。云雾地区老老少少心目中可敬可亲的老彭公,没能继续完成他谱写人间美丽华章的神圣使命,便离开了他深深爱着的妻子、儿女、同事亲朋及万千百姓。

欣慰的是,正如他轻轻的来到这个世界一般,走的时候静静地,很是安详,没有痛苦,似乎生怕惊扰四周人们的忙碌生活。的确,他累了几十年,太需要休息了。终于,他弃下了生命之累,安息在家乡郁郁葱葱的小青山下。

然而他却走得实在太急,给人们留下难以接受的悲痛。他走的时候,山谷轰鸣,大地颤动。天际间乌云密布,一片浑浊,继而是惊雷震天疾风骤雨,天泪洗地的场景持续了将近十来分钟。一个叫刘开文的老人大悲:这不是在下雨,是天在哭,哭老彭公啊!

葬礼的那几天,人们纷纷从四面八方云集而来,他们要最后看一看这位毕尽心血用爱的雨露洒向世间永刻在人民心底的老人。他们要对这位心目中的神圣天使说,他们是一万个不舍啊!

那带泪的花圈、挽联,曲曲悲恸的唢呐声、炮竹声无不是生者情真意切的缅怀、追思。

受云雾众百姓之请,在中学任教的书法家杨明平激情挥毫写下了一幅挽幛:

呕心沥血干革命殊功于世间春日湖中碧水粼粼誓作证

鞠躬尽瘁为人民英名在天下秋月田野金谷灿灿永为凭

这个人,就是他故去二十余年后的今天,云雾老百姓依旧恋恋不忘,我一生中难以忘怀、堪为人生导师并引以为荣的岳父,中共党员彭操勤。

 

2017329日三稿于御寒斋


 [A1]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