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御寒

来者皆是缘,朋友,请让我为您燃起一盏心灯。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云雾山下——中国苗岭贡茶之乡的一名普通教师,爱好文学,尤其喜爱写散文以抒发情感,现已出版散文集《凤凰栖居的地方》。以三十年心血创办校园文学刊物《云雾山》,欢迎有这方面爱好的朋友投稿和交流。现为z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杂文学会理事、中国青年作家协会会员、黔南州作家协会理事、贵定县作家协会副主席。

网易考拉推荐
 
 

雨中拜师  

2015-01-13 23:15: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起来已是过去不少时日了。一天,从县局办完事乘中巴车赶回学校。虽似一头不知道休息的牛,却也感到是一路的劳累,一身的疲惫,根本无暇观望窗外的风景,只断断续续地打盹。一个梦的意境才刚刚开始,继而就被车遇路坑的颠簸震醒过来,还是那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老风景。

突然,前排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回过身来和我说话,“老师,你回平伐啊。”

我说,“是呢。”

“您老今年有七十几了?”他接着又问道。

我懵了,找不到北了,满头雾水。这是从何说起啊?我才过天命之年呢。

“在您老面前,我何敢称老啊!我才五十出头呢。”

无语。………

回到家,我边泡壶人们称之为莲花白的老粗茶慢慢的品,边认真地三思反省,我真是老了么?有点像背“老三篇”。

十九岁那年,我便离开孤独的父亲,只身来到这号称中国苗岭贡茶之乡的云雾大山里谋生计,做了一个孩子王。悠悠三十四年岁月,内中的滋味酸甜苦辣,只有自己悄悄地留存在记忆的硬盘里。我做过当一名好老师的梦,无奈定力不佳,十数年依然离教育圣坛的精神境界遥遥无期。又曾经努力过改行到自己喜欢的文化宣传部门去工作,却因不懂得社会的潜规则而屡屡无功而退。最后,倒是改了行,却是离开讲台做了一名学校会计,然而到了两鬓斑白的年纪都还依旧是名不正言不顺,没有证啊。尽管被人视为不务正业、不伦不类,依然在文学前辈黄老与莫逆之交世江的感召和引导下,我行我素地用近三十年的时间办一份并不成功的校园文学刊物《云雾山》,目的是想给难有发表机会的文学爱好者们一个展示才华的平台,同时也鞭策自己不断的练笔。难以说得清楚,我究竟耗费了多少笔墨纸张。还好,由于这么些年的坚持,我断断续续地在全国大小报刊发表了近二十余万字,出版了一本集子,《云雾山》也逐渐得到人们的认可。我也还斗胆在省州作协、中国散文学会、西部散文学会谋了一个会员的名头。

时至今日,我有些爱胡思乱想的头已缀满霜花,并落下不少于三、四种疾病,经常性的不是今天痛风发作,就是明天血糖高升。机器的内瓤已经朽化,一工作就砰砰着响。这不是老,是什么呢?我的人生风景正在慢慢拉上帷幕,步履瞒姗地在夕阳的余晖下回望来时的路………

然而,就在前不久,我灰暗的思想开始动摇了。

一个周末,我和一个老同学、一个同事开车到都匀去专程拜望我们的高中班主任老师杨朝刚先生。

那一天,天公不着美,整天烟雨蒙蒙,中午时分甚至还下得稀里哗啦的,似乎要考量我们的诚心。

将近一点钟时,我们师生如约见面。尽管天冷飕飕的,两代人依然不停地寒暄、激动、热情,旁若无人。

“振祥!发祥!我的老学生,你们来了啊!”

“杨老师,这么些年没见了,您还好吗?”

“好,好,好。你们看,还硬朗着呢。”

说着,杨老师就拉着我们去找饭馆吃饭。他走在前面,我们在后面跟着。走不到两分钟,他就和我们拉开了近四、五米的距离。我只紧紧的跟着,不时地催老同学和同事小莫走快点。我勉强能够跟着杨老师走进一家饭馆,反脸却发现他二人没有跟上来。打电话过去,才知道他们走丢了。

饭馆里,杨老师叫我们自己点菜,说他去去就来,就快步走出饭馆,像一阵风。十来分钟,他回来了,从袋子里拿出一瓶酒,我看这瓶酒不低于三、四百元。

服务员把菜端上桌,杨老师忙不停地招呼我们。

“你们饿了,我们边吃边聊。”

三杯酒下肚,我们把从高中毕业后的学习、工作情况向老师一一叙出。

“不错,不错。我的老学生出息了。”

我回忆说,一九七八年初,高一第二学期五元钱的学费都是杨老师帮我交的,那时家里穷啊。他摇了摇头,“有这事?不记得了,不记得了。”

接着,杨老师把他在我们毕业后的一些经历也聊了聊。我们这才知道杨老师早在本世纪初就先行开了延迟退休的头。杨老师本来应该在九八年退休,学校领导舍不得这样一个教学业绩卓著的好老师离开,便动员他留下来再干几年。杨老师觉得身体也还好,干几年没问题,就一直干到2001年才正式退休。整整四十五年的教育工作,让他付出了一生的青春年华,也得到了桃李满天下的回报。

退休后,杨老师一身轻松,一方面帮儿子们带带小孩,买买菜做做饭看看电视,与家人享享天伦之乐;一方面又与那帮老票友于文峰广场一隅的亭台边交流学习京剧的心得体会,或拉拉胡琴,或拉拉二胡,或敲敲鼓,不时又吼上几嗓子,来一段《定军山》或是《打龙袍》。多自然、多充实、多真实的退休老头啊。

聊着聊着,我们感叹愧对老师的教诲,几十年埋头深山,既没能谋个一官半职也和名师无缘,耀眼的光环虚无缥缈。杨老师即刻打断我们。

“话不能这么说,中国十几亿人哪能都有官职或者成为名师啊。依我看,有职位,做名师当然无可厚非,做普通人一样幸福。一次,我在一个学生家做客,他要高你们两届,现在是一个自治州的州委书记。一大桌人都是有头有脸的。当时我说了一句话,说你们能有今天的成就我很高兴,但是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千千万万普通人的铺垫,又会是怎么样呢?”

这一天,我们师生都很尽兴。

回到家,我反复细细琢磨、思忖,一个七十七岁的老人,难得有这么杠杠的身体,一颗年轻的心。在老师面前,我真的是老了。

        想着杨老师,我记起邓开应先生给我书题的一幅字:精神到处文章老,学问深时意气平。就是这个道理,值得花一辈子的心血去探索。
  评论这张
 
阅读(739)|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